IMG_0881  

一切的故事都從貝克街開始

福爾摩斯之所以要把偵探社設在貝克街,毫無疑問的,是因為貝克街的小偷太多了。而這也是我歐洲旅遊的起點。

2008年12月26日當天晚上十點多我抵達倫敦希斯洛機場,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踏出亞洲,第一次到中文講不通的地方。理由是觀光,目的是探望女友。女友在該年六月底前往英國愛丁堡攻讀博士學位。

拿破崙說過:戰爭第一需要的是錢,第二是錢,第三還是錢;情場上,第一需要的是愛,第二需要的是愛,第三還是愛。為了表現我的愛,我不但鼓勵她追尋自己的夢想,前往英國留學,而且還要排除萬難,飛過半個地球到英國去探望她。

看到這,相信很多人腦中開始自動補滿整個劇情:我踏上英國的土地,出了海關,會有一位女士開心地對我招手,還會忍不住衝上前對我又摟又抱的——很遺憾,她12月10日就跟朋友一起去埃及自助旅行了,12月28日晚上她才會從埃及回來。

因此那晚,我是一個人拿著GPS,獨自來到之前預訂好的青年旅館。

拿著GPS,那行李呢?

國泰航空超nice的,八成旅客的行李都還在香港,因此大家留下旅館的地址,隔天行李到倫敦之後他們會負責運送到旅館。

這行李箱要先介紹一下,畢竟她的角色很吃重。

箱子是美國知名S牌的箱子,是我那年11月去香港玩時所買的亞洲限定版。「限定版」這三個字對一般人超有魅力的,特別是比在國內買還便宜的時候。它是硬殼且用美國海關鎖扣住的,不是拉鍊的那種,所以不用擔心有人破壞拉鍊盜取裡面的內容物。而海關鎖的特色就是海關持有鑰匙,因此他們若要檢查的話不必破壞行李箱即可打開檢查。

我當初怕這種扣住的行李箱因撞擊而彈開,所以另外購買了一條有密碼鎖的綁帶,當然,也是S牌的,東西湊一套總是比較賞心悅目。

而海外的留學生聽到有親友要來探望,不會忘了開一長串的清單要親友幫忙帶過來。清單內容可能是一些在台灣平常不過的東西,可是在異鄉哪怕是一包乖乖都是奇珍異寶。所以那箱子裡裝滿了太白粉、珍珠粉圓、咖哩、米粉、香菇、綠豆酥、鳳梨糕、麵線……各種她很想要的台灣食材。

回到貝克街。27日那天我自己逛了許多地方,下午四點來到了貝克街。貝克街220b——這個偵探小說界大名鼎鼎的地址,柯南道爾寫故事時,貝克街沒有這個地址,但是道路拓寬延長之下,這虛擬的地址終於誕生了,最愛耍冷的英國人不忘做個標誌,告訴大家福爾摩斯住在這裡。

IMG_0812  

這地址現在作為福爾摩斯博物館,就一個比尼斯湖水怪實際存在率更低的角色而言,這博物館算是豐富了——對福爾摩斯迷而言。門口有穿著當時警察制服的收票員,裡頭有華生醫生為大家作解說,一樓有整間的商店賣福爾摩斯相關產品。期時地鐵站也是以福爾摩斯做為設計主軸,貝克街那站的牆壁有福爾摩斯剪影,出了站還有福爾摩斯的雕像。

就在我懷著朝聖的心情,參觀完福爾摩斯博物館時,內心的感動昇華成肚子的空洞,因此憑著人類的本能上街覓食,就在命運的引導下,我走進了貝克街上的肯德基。

IMG_0864  

說真的,因為太便宜了,以致於我產生困惑。一整組套餐有漢堡、薯條、沙拉、甜點、可樂跟某種棒狀炸物只要台幣三百多塊錢。在台灣漢堡薯條可樂就要一百多了,份量加倍,價錢加倍感覺頗合理的,所以我就重複著一個很蠢的動作。

拿起包包、帳單從包包取出、確認金額、帳單放回包包,包包放下、拿起包包……就這樣重複好多次,直到再也拿不起包包為止。

拿不起?應該說包包不見了,那個小偷在我頻繁拿上拿下的瞬間將它偷走了。

那個瞬間就像是被電到了一樣,我緊張地四處查看,確定不見時整個人超挫的,於是立刻——加緊把餐點吃完!包包掉就掉了,餐還沒吃完就虧大了。

肯德基的經理表示沒有警察不能調監視器,要我去找警察,於是我緊張地走出餐廳要找警察局。

有誰敢說倫敦人很善良很友善,我一定會跟他說:你他媽的瞎了狗眼!我邊走邊問路人警察局在哪裡,許多惡劣的人不知道就算了,還會取笑我。最後幫助我的是一個外地人,他很認真的幫我問他在倫敦的朋友,我才有辦法找到警察局。

大家都說天堂的警察是英國人,真的!我回國三個月之後他們寄信跟我說:他們要開始辦案囉!請把我手邊的資料給他們。有哪個小偷會在那邊等警察來抓的呀!

IMG_0863  

我後來冷靜下來,仔細思考整件事,事關國家及商家的名譽,所以都只是我的推測。我嚴重懷疑小偷是阿爾及利亞人,因為他用我包包的手機打到阿爾及利亞。我嚴重懷疑小偷是肯德基的清潔人員,因為那時間只有清潔人員在我身邊打掃。報案單跟通聯紀錄我一直都收好著,將來哪天我成了大人物,我一定會拿著這些證據要英國與阿爾及利亞政府給我一個交代!

在我報案完,到網咖跟家裡聯絡停掉手機以及所有相關事項後回到了旅館時,我看到我的行李箱被送來了。真好,倫敦的地鐵很少有電梯,拖著大箱子上上下下很麻煩的,幫我送到旅館還不用錢——幹,鑰匙在被偷的包包裡!而且因為是海關鎖,我完全沒辦法自行打開。

隔天晚上跟女友碰面,電影裡那種隔著千山萬水的一對戀人終於在異鄉相遇,然後愛得你儂我儂的浪漫氣氛完全被一股衰氣籠罩的情緒淹沒打散。輾轉難眠了一晚,隔天開始進行一系列普通觀光客不會有的行程:台北辦事處、S牌箱子專賣店以及鎖店。畢竟要有證明才能回國,箱子裡的東西也要交貨。

英國人真的很重視專業。要是我也學個開鎖的技能,到英國一定大發財,他們根本就是土匪嘛!一家店跟我說:「你把箱子帶來,我跟你收五磅,不過也許開的了,也許開不了。」

鄉親呀,聽聽看這什麼瘋話呀,在台灣哪個開鎖的敢說這種話,開不了也要跟我收錢,神經病!

另一家店跟我說:「四十磅,保證打開。」我以為我聽錯了,十四磅說成四十磅,他很堅定的跟我說:「四、十、磅。」

我笑笑的跟他說:「你他媽去死吧,thank you very much.」

那天四點多回到旅館,我愣愣地坐著,突然說:「我受夠了!我不想再浪費我的時間在這上面了,箱子就別開了,反正不吃也不會死。」於是我無視女友苦苦哀求的眼神,重新開始倫敦旅遊計畫。

事情結束了?不,前面提到,這個箱子的角色很重要。

回到家裡,我把行李箱拖到客廳,拿出備份鑰匙打開箱子,打開的剎那間,「碰」的一聲,東西爆開了,只見太白粉什麼的飛揚在我家客廳,珍珠粉圓滾落一地。我看了一下這些東西的包裝,全部被海關用刀片割了一道一道。全家人就看著這奇景呆住,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就是我第一次到歐洲、到英國的經歷。沒有這一次,相信也不會有之後一整年的故事。所以若有人在當時問我英國的心得時,我應該會說:「幹你他媽的英國警察,死後都去天堂吃大便啦;不要哪個阿爾及利亞人給我遇到,我一定見一次打一次!」當然,這都只是氣話;不過實際上,往後的一整年,我又去了倫敦很多趟,始終卻不願意再踏上貝克街。我不是怕遇到小偷,我是怕我忍不住狠狠揍在那邊遊蕩的阿爾及利亞人。

這就是所是故事的啟端。

tdri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