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1938.JPG  

老婆提醒我,如果再不趕快把欠的網誌寫完,下個月又有一大堆累積了。唉呀,我也知道,可是要花時間寫就覺得有點懶(扭)

我想先補的網誌跟旅遊似乎也沒啥關係,是關於多年前的附中校慶。

儘管我不是狂熱附中主義者,畢業後大學附友會有相關活動,就算我人到場也不曾再次背過書包或者穿上制服。然而校慶這天沒事的話我都會抽空回附中走一走,回味一下當年待過的天空。

IMG_1916.JPG  

很多人覺得自己的附堡生活非常精彩,可是我覺得比起之後大學、甚至現在,我的高中非常平淡。因為我高中的時候不想讀書,可是又覺得書讀不好還玩社團不恰當,所以跟學校的關係僅止於班上同學互動,沒啥可歌可泣的故事。

人總是很奧妙,現在回想這算是一種青春期的反抗吧?我這種文良恭儉讓的小孬孬哪敢作奸犯科表達自己的獨特。我只希望來個人告訴我:為什麼要讀書?既然沒有足以說服的理由,我也就沒必要追求分數。這件事看起來很蠢,可是哪怕過了十多年,我也不認為有多少人可以漂亮地回答這問題,說服當年的我認真讀書。也許,現在的工作也是想回答自己當年的問題吧?

總之,我沒有成為大附中主義者的條件,但仍自動將那天寫進自己的行事曆,在磅礡大雨中睡眼惺忪地起床前往參加這莫名其妙的活動。

IMG_1912.JPG  

今年校慶號稱要萬人唱校歌,一同破金氏紀錄。我不是很在意有沒有破紀錄,但是走在路上感受的氣氛給我一種莫名的情緒,似乎可以理解萬城目學在豐臣公主裡所表達的感動。故事裡提到,當豐臣家的後代有生命威脅時,大阪國會放出警示,大阪國的國民就會從四面八方前往大阪國集結。

星期六我走在路上感受到的就是這種氛圍。一大早看到一群群男女老少,從大安站那邊四方集結往附中前進。大部分的人似乎沒有睡醒,所以沒有熱鬧的吵雜聲,頂多低聲交談著,各自跟好久不見的同學閒聊。

真是一個瘋狂的學校,跟參加宗教沒兩樣。教宗說九點要來唱聖歌望彌撒,所以教徒們哪怕前晚加班到到天亮,一早風雨交加,還是大批大批地湧入會場。

我想,能擁有一個大阪國是幸福的吧!

IMG_1910.JPG  

我喜歡有歷史的地方。走在京都或愛丁堡這類古城的街頭可以想像幾十年、甚至幾百年前的人們也是跟我一樣走在這些巷道上。那些古老城市總有些奇怪的規則與傳統,當那城裡的人們樂於遵守時,我會有種眼睛發亮的興奮感:太棒了,這裡的人民是有根的,他們好幸福!

任何人只要有錢,要蓋一百座101大樓都不是問題,可是卻蓋不出一棟有一百年歷史的破廟,除非願意等它一百年。這就是所謂的經驗,也就是我喜歡的歷史感。一個地方的人民尊重一棟建築、看重一項傳統,願意將這視為珍寶,一代一代傳下去。各個偉大的城市,都是這樣一代一代發展起來的。

所以,我喜歡附中這種不理智的瘋狂感,只要這學校能繼續維持這種「亂七八糟」的鬼怪傳統,我還滿樂於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希望五年十年之後,就算十二年國教實行,我的附中仍然佇立在信義路三段,而非成為夢裡才能追尋的附中。

 

tdri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