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03.JPG  

關西三部曲是我最喜歡的系列

我自己也是喜歡寫些有的沒的人,每次看到萬成目學老師寫的東西總讓我感到:「對,我就是想寫出這種感覺的東西!」然後捶胸頓足,超級懊惱想說自己怎麼沒有想到可以從這角度切入。

像是鴨川荷爾摩裡的神祕社團,我曾試圖來寫個地下祕密社團的奇幻故事,但是我不知道該怎樣讓奇幻的元素自然而然地成為現實世界理所當然的一部分。要怎麼讓大家覺得這些神奇事物存在很合理?這社團的人要怎麼進行社團活動?離開社團會怎麼樣等關於奇幻社團設定的問題。

IMG_0118.JPG  

老師實在太厲害了,讓我輕易地接受這世界有這樣的社團--不,應該說自覺觀察力太不敏銳了,以至於無法發現這社團的存在。

就是這種「應該有吧?」似乎合理卻又不合理的奇幻色彩深深令我著迷。不只荷爾摩,鹿男讓主修地震學的我想駁斥荒謬的大鯰魚傳說,可是看到最後又有種:這嘛…很難講,被催眠一樣地接受了。豐臣公主讓熱愛戰國史的我眼睛一亮,心裡吶喊著:「我就知道豐臣家沒有絕後!」

IMG_0148.JPG  

而豐臣公主讓我難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閱讀著。沒有人死,沒有狗血的煽情內容,可是我就忍不住為大阪國居民的信仰動容感動。如果是我,當我的父親將死之刻把我帶到故鄉一處神祕的殿堂,我們獨處走過那長廊,說真的,他就算告訴我是火星人都信了。這真的是老師文筆的魔力,看完整本書我不是在想大阪國哪裡不合理,而是沉浸在大阪國信仰的魅力。

IMG_0179.JPG  

老師文筆的魅力也讓我下意識地在生活中說出故事裡的冷笑話。像爸媽五月打算去關西玩,提到奈良的鹿,就忍不住跟他們說奈良人都是騎鹿上班上學的,人人都有一隻「My Deer」。我就這樣自然而然將故事裡的世界說給家人聽。

IMG_3577.JPG  

最後,我最欣賞的是這些故事裡樸實的世界觀:式神小鬼打來打去,日本存亡不會取決於哪場小鬼的戰鬥;鹿男奔波解救日本危機,不是出於超人的正義使命;堅定信仰的大阪國民沒有金碧輝煌的黃金宮殿。

IMG_0212.JPG  

此外,我最佩服老師願意給醜人們撐大樑的機會,主角們都是些個性糟糕或者身材走調的人士。只是這樣辛苦了翻拍成電視劇跟電影的工作人員,為了收視率跟票房想必傷透了腦筋吧。

tdri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