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181.JPG  

當夢想不再是夢想時,是否就該停止一切?

我一直是個愛偷溜出去玩的人。

小時候,我最喜歡自己去才藝班上課。沒有爸媽在旁邊嘮叨,只要能在上課前抵達才藝班,偷溜去哪玩都沒關係。

上了大學,營隊上講求紀律跟秩序。確定工作作完,所有事情如安排進行之後,我會偷騎著搬運器材的機車到附近兜風,或者偷跑去附近的漫畫店看漫畫。

上班工作,老闆要我坐計程車送急件給另一間事務所。司機問我要走哪條路線,我跟他說:繞愈遠的愈好!

IMG_7204.JPG  

當研究助理帶著學弟到野外工作,除了專業資料以外,不忘帶著旅遊手冊,看看附近哪裡有好吃好玩的。嘉義出野外,我可以跑到關子嶺洗溫泉,還可以到台南市巡禮。

理所當然的,在英國愛丁堡讀書的每個假日,去市區晃晃、去周遊英國、去歐洲旅遊,永遠不浪費每個能偷溜出去玩的時刻。

IMG_5750.JPG  

這個「偷」正是樂趣所在。「偷」溜出去的旅程,就像偷情一樣香豔刺激,帶著點愧疚,帶著點不道德,帶著點壞心眼。偷偷去幽會,會有種小別勝新婚,額外珍惜每一刻的快樂;被旁人發現時,會帶有「唉呀,這樣也被發現」佯怒而內心竊喜的炫耀感。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旅行多點「冒險」的因子,「偷」正滿足了這麼點懦弱的勇氣。

IMG_4220.JPG  

所以當書本上勾勒的風景名勝再也不是遙不可及,而是可以被計畫、可以被選擇的地方時,心像是完完全全被填滿,一點黑暗再也不存在,頓時,太過耀眼的未來反而讓自己失去了方向。像是每晚偷偷摸摸與不被允許交往的情人幽會,某天情人的爸爸突然答應兩人交往,還是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儘管對外表達開心歡喜,內心卻有種受到重創的遺憾。又好像小時候每天偷偷把午餐錢省下來買模型玩具,長大有錢了以後可以一次全套買齊,但是全套買齊的喜悅卻遠遠比不上小時候。

IMG_5907.JPG  

「人生能看幾次的櫻花綻放?」假使已確定未來幾年的春天要在哪看櫻花開落,我究竟為何要看櫻花開落?我畢竟只是個小人物,沒帶點偷雞摸狗的生活過起來就是不舒服。

因此我要停止旅行。

現在的我,夢想中希望可以去的地方再也不是夢想,只要我努力賺錢、努力撥空、努力在老到動不了之前起身便能實現,這對我來說太痛苦了。我的生活已是如此平淡,假使連旅行都要被計畫的好,不如全拋棄吧。寧願讓時間把旅行的記憶慢慢洗去,如同喝了孟婆湯全都忘掉。願像新的人生,重新擁有「偷」的樂趣。

IMG_7204.JPG  

 

tdri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